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吗。

2017-11-23 16:12 点击数:
 
  作诗的老爸也不时捎回几本身边朋友的作品拜读,有原教育局局长胡秋芦先生(已过世)的《秋月寒江赋》,有原教师进修学校唐萍踪老先生(已过世)的《语珍》、《诗法》等,有张怀玉先生的《忆江南》,舒天雄先生的《泉石吟》,沈普雄先生的《曲径闲情》等等。老爸有两个愿望,其一就是将他部分的写景诗词用书和画的形式创作,装裱出来,因此自本月起又开始涉足摄影;其二就是想在他70岁的时候也能将自己的诗词结集出版,分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和儿孙留作纪念。前几日,老爸将近一年来所作诗词整理一翻,数来尽有了两百余篇,于是和我谈起了他的想法,到时咱不麻烦别人,就父女俩合作,他出诗,我写序。嘿,老爸真是太抬举我了,可我还没那本事呢,看来还是要加强学习啰。
  
  老爸平时不苟言笑,安静地练字,安静地钓鱼,安静地写诗,可谈起诗来的那种感觉却宛如中奖后的喜悦甚至亢奋心情。我常想,一个人无论年龄大小,职位高低,金钱多少,一旦有了自己的精神追求,生活也就有了颜色,少了烦恼,多了快乐,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吗。
分享至:

相关咨询